欢迎访问上海精武体育总会官方网站

初创与发展

(1910-1915)

 

(一)  洋人口出狂言 激起民众义愤

宣统元年(1909)冬,西洋大力士奥皮音来沪,在北四川路52号阿波罗影戏院(今中行大楼六楼)表演举重健美,最后一场演出时,口出狂言要与华人较量,蔑称华人为东亚病夫……。

翌日,奥皮音的言行见报,引起沪上爱国人士的极大义愤。立誓要与奥皮音一比高低,以实力证明华人是不可欺。


(二)  邀霍元甲来沪 比武为民争气

与奥皮音较量,以刹嚣张气焰,为中华民族争气首推同盟会骨干、后任沪军都督的爱国志士陈其美及同盟会会员农劲荪。

陈其美,浙江吴兴(今湖州)人,字英士。1906(光绪三十二年)留学日本东京警监学校,是年冬加入中国同盟会。1908年奉命回国,往来于浙江及京津等地,联络党人。1909年(宣统元年)创办《中国公报》、《民声丛报》并帮助于右任等办《民主报》。1911年同盟会总部成立后,被推为庶务部长。后被举为沪军都督。1914年中华革命党成立,任总务部长。1915年10月被孙中山委为淞沪司令长官。1916年5月18日被张宗昌遣人刺死于上海寓所。

农劲荪,出身满族官僚家庭,原籍河北。自幼熟读诗书,他的启蒙老师是太平天国的志士,不仅学识渊博,而且精通技击。他从师学习之余,兼学技击。在老师的言传身教的熏陶下,目睹清廷腐败,国势日衰,列强虎视眈眈,侵占蹂躏河山,赴日本留学与革命志士接触,激发了他爱国爱民的思想,后奉孙中山先生之命,回国在京津一带活动,广结武林英豪,积蓄革命力量。

农劲荪在天津时期,开设淮庆药栈,与具有爱国思想而精于武术的霍元甲相识,并聘请在淮庆药栈工作,以采购药材为掩护,结识武林名家,常在一起切磋技艺。宣统年间,农劲荪迁居上海闸北。

当时共商邀请武林豪杰来沪比武事,有人介绍说河北静海有霍元甲,擅技击,名扬燕赵。加之,农劲荪熟识霍元甲,深知其人,因此,陈其美等一批同盟会会员赞同农劲荪北上邀请霍元甲来沪比武。

霍元甲(1869-1910)字俊卿,天津静海人。其父霍恩弟习武一生,武艺高强。霍元甲排行第四,自幼体弱多病,其父不许他练武,也不让他跨入习武房。求艺心切的霍元甲,无奈只能偷看其父与诸兄练武,到了夜深人静,独自一人在枣园内依样练习,从不间断,后经其父与诸兄指点渐入艺境。

霍元甲自小嫉恶如仇,富有正义感。青年时习武成名,但为人谦虚,待人恭谨,说话诚恳,衣着简朴,深受乡里人尊重。为谋生计,霍元甲挑柴到天津去卖,当时天津有一批地痞,以势欺人,尤其对来自乡间的贫困农民,更尽敲诈勒索之能事,他们见霍元甲卖柴便进行挑衅,霍即与之评理,地痞恶棍横蛮无理,霍即以武力教训,一气之下打败了十几个。从此,霍元甲的名声传到天津城。

早在1901年霍元甲就曾与俄国力士打过交道。那时有个俄国力士在天津戏院卖艺。自称为“世界第一大力士”并说“第二是英国人”,“第三是德国人”,霍元甲闻知后,便挺身而出,欲与俄国力士较量。俄国力士被霍元甲大无畏气概所慑,便老老实实登报更正后逃去。

1909年12月下旬霍元甲应邀赴沪比武,因奥皮音托辞要去外埠,故相约于次年春比高低。1910年初《时报》刊登张园设擂比武广告:“中国大力士霍元甲为北省拳术之冠。去年在敝园演技三日,无不称赞。”

1910年4月霍元甲第二次接上海来函后,偕其徒刘振声来沪。

霍元甲师徒抵沪后,经与奥皮音数度商洽,订定条款,约期比赛。

陈其美、农劲荪、陈公哲等就捐集款项,借定会场,搭架擂台于沪上张园(即原张家花园“味莼园”现位于泰兴路南湍处)定于4月中旬,午后4时比武。届时奥皮音仍失约未到,后得知他害怕霍元甲的高强武艺,而逃之夭夭。发起人于失望之余,提议于众宾中登台比武,以不伤对方为原则,以身体倒地分胜负。登台者有东海赵某及其师海门张某,最后均以霍元甲取胜而宣布擂台赛结束。

事后,霍元甲以中国大力士名义,于1910年4月23日在《时报》上连登中外比武改期广告:“前与英国大力士定于14日比武,伊因有要事至今未至,故不能比,待到时再定期奉告可也。”

霍元甲自经张园比武后,其名不胫而走,扬名沪上。

此时,张园对擂台赛颇感兴趣,于1910年4月19至21日《时报》上以中国大力士的名义连登三天。内容为:诸君有愿比试者,即以入场券款作彩,除园主二成扣外,余均归胜者。如愿比拳脚更佳,惟须早日挂号,以便在华界禀请租地也。再来函欲学诸君鉴:来函甚多,不胜遍复,怅甚,等比较后,拟立一学堂,以副诸君雅意,并提尚武精神,亦快事也。


(三)  创办体操学校 传授中华武术

奥皮音不战而遁,霍元甲威名大振。此时,陈其美考虑到武装起义,推翻帝制,建立共和,需要大批军事人才,他提出:“希望十年内训练出千万名既有强健体魄,又有军事技能的青年以适应大规模革命运动和改良军事的需要”。经过商议,决定创办精武体操(学校),农劲荪任会长,霍元甲主持武术技击训练并习军事。1910年6月14日至26日,在《时报》上刊登中国精武体操学校广告,内容有:宗旨以提倡尚武精神为目的,年龄十二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合格,会费鹰洋二元。本会现蒙巡警局批准立案。择于本月20日下午三点钟借张园开会,深望绅、商、学、报诸君届时驾临赐教为幸。落款是霍元甲谨启。

上海于旱桥西一里许之王家宅觅得旧式两厢一厅平房一所,土堂瓦屋,外有院落,足为技击操场,月租十四元。众人集得百余元,迁入居住,并向房东借得方台、板凳,购置刀枪三、五件,开始教授拳术。除霍元甲亲自授拳外,还有其徒刘振声及后来的赵汉杰。第一批学员有陈公哲、丘亮、李迪初、姚蟾伯、王维藩、卢炜昌及其他数人。据资料记载,中国精武体操学校成立日期是1910年7月7日(农历六月初一),1910年6月至8月第一批入会共七十三人,陈其美亦为首批学员,精武体操学校开办之初,陈其美、农劲荪等也常来会指导。

霍元甲师徒面对七十余名学员,采用武术传统教授方法,以师带徒,传授拳术。


(四)  霍公元甲遇害精武萧条破落

上海蓬路(今塘沽路)为日人聚居之所,三元里(今鲁关路附近)有日本技击馆,当闻霍元甲吓跑奥皮音之后,欲与霍比武较量。他们从日本挑选十余名柔道高手来上海挑战,霍元甲偕徒刘振声应邀前往日本技击馆,本意是切磋技艺,并无挑战之意。但在日方一再要求下,霍元甲才与日本柔道会教师较量,据《精武本纪》记载:“日方图袭元甲,元甲反袭日方……乘势一推,竟跌日人于天阶中,不幸断其右手(骨折),虽无心伤害,终不免于不悦。”

“当时日人有卖仁丹药者,时到霍住处出药示霍,谓可治愈咯血病。霍信之,购服之后病情加剧。由众人送入新闸路中国红十字医院,医治二星期后不仅未见好转,却日益加重,最后医治无效而逝世。众人为之办殓,移厝于河北会馆。越一年运柩北返,精武同人赠以‘成仁取义’挽幅。”“力士殁之翌晨,秋医(日本医生秋野)已鼠窜归窟,力士门弟子大疑,检力士日服之余药,付公立医院察之,院医曰:‘此慢性烂肺药也’。杀一霍元甲,而第二、第三以至无量数之霍元甲继续产生,其又将若之何哉!”霍元甲自应邀来沪遇所害,时仅六个月,使精武体操学校失去支柱,会务无形停顿,《精武本纪》写道“校中学员日来三五,有些学拳者已不来上课,而上课又无一定时间,一片萧条景象。眼见满目荒凉,学员既少,收入更微,教员餐食时有不继。刘振声长嘘短叹,谓长此下去,恐将流落沪间。” “卢炜昌、陈公哲、刘扆臣、姚蟾伯、邱亮、宁竹亭等古刹中之入定僧也”。精武如欲维持下去,必须从长计议,另辟蹊径。


(五)  继承先人遗愿 三杰重振精武

为继承霍元甲的遗愿,以陈公哲、卢炜昌、姚蟾伯(人称“精武三杰”“精武三公司”),为代表的一批中坚学员,共商重振精武大计,都表示:“既感受种种之刺激,复以身受霍先生之教育不能尽,引以为憾,乃约同志继霍先生之业。”于1911年3月3日,在旱桥万国商团中国义勇队旧址,(现民德路南端跨越铁路至北浙江路处,1939年被日军拆毁)附近,由陈公哲、姚蟾伯两人出资年租金二百元建第二校所。会址有一连八间平房,附有厨房间与厕所,前面还有两片操场。改为两个练习室、图书馆及宿舍,还加盖棚辟一摄影室。

第二校所落成后,学员略有增加,并聘请商界名人袁恒之先生为精武体操学校校长,《精武本纪》评价袁桓之先生为“热肠古道之君子人也,当举世非议之时,独任将伯,且投身会中,肆力于技击焉”,“然是时会务既渐扩充,经费日见增益,执事中有典衣质物以相支持者,亦良可念矣。”

为募集校务资金,曾尝试向社会公开募捐,精武最初的印刷品即为“中国精武体操学校募捐启”内容如下:

“……念天下之兴亡,虽匹夫有其责……不少金刚,会须锻炼,此霍元甲先生欲雪东方病夫之诮所由,与同志组成中国精武体操学校(会)也。开幕以来,同堂日众,……卧薪尝胆,舍我其谁,乃大道多魔,竟有鸠人叔子之心而心丧其服,……不妨重新壁垒,惟欲造斯皇之多士,必兴广厦之千间,此校舍之建筑,尤万不容缓者也,尚赖仁人或金券之频颁,或珠囊之慨解,多固益善,少亦无妨,如蒙大力维持,热心赞助,俾校舍早日落成,武术从兹发达,霍先生固衔结于九泉,同人等亦馨香而万祷,谨弁小启,翘启鸿施渥荷,玉成还祈金诺。”

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702弄30号 邮政编码:200080 E-mail:chinwoo@citiz.net 总会电话:021-63241162

Copyright by 上海精武体育总会 & made by 虎扑体育 沪ICP备10014512号